当前位置:乞丐养生我的第一次在17岁
我的第一次在17岁
2022-09-24

【萱萱 女 17岁 学生】

萱萱跟同龄人一样,正在读高中;萱萱又与很多同龄人不一样,经历了恋爱和离家出走……现在的她希望能够平静下来,过与同龄人相同的生活。

【前话】

接到萱萱的电话时已经是晚上 8点了,她说父母还没回家,她很想把自己的故事讲给一个陌生的朋友听。

萱萱的开场白很简短:“我是一个平凡却又不平凡的女孩儿。说自己平凡,是因为我与同龄人一样还在学校读书;说自己不平凡,是因为我经历了很多同龄人没有经历的事情。”

在父母与老师眼中,萱萱一向是个乖乖女。虽然也曾喜欢过一个人,但那种喜欢很单纯,他们甚至不曾牵过对方的手。后来,他们的恋爱随着毕业而结束。

升入初中后,萱萱继续过着简单的生活。这种风平浪静的生活被一个电话号码改变了,因为这个号码,萱萱失去了一个女孩儿最宝贵的东西,她以离家出走的方式与父母对抗,她与比她大的男孩儿谈恋爱……当一切成为过去,萱萱才意识到自己用三年时间只换来了一场闹剧。

少年时懵懂的爱只是单纯的喜欢亲近对方,它不需要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,只需要精神上的慰藉。

在父母眼中,我一直是个乖乖女,老实、听话、不闹事,按时上学放学,学习成绩还不错。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事实并非如此,可能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都会有叛逆心理吧。

上小学时我交了一个男朋友,他是特长生,每天晚上都要训练,我就站在一旁等着他,直到他结束训练,我们一起骑车回家。可能很多成年人会嘲笑我们的幼稚,说那样的举动和感觉根本不是恋爱,但我很享受那种单纯喜欢对方的感觉,那种感觉恐怕是很多成年人再也体会不到的。我们之间连手也没牵过,这种喜欢没有任何欲望掺杂其中,虽然淡淡的,却让人难忘。

小学毕业前,他突然对我说:“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,我们不合适。”听了他的话,我没有冲他大喊大叫,更没有哭天抹泪,我很平静地接受了分手,之后不得不将所有注意力都转移到学习上。

分手多多少少影响了我的考试成绩。发榜那天,我发现自己的名字并不在报考的学校名单中,而他却考上了。那是一所不错的中学,我父母一直很希望我能考上那所中学。为了让我将来能够考上好学校,有个好出路,我父母还是花钱让我上了那个学校。

报到那天,当我走进教室,发现他正坐在教室的角落里。我没想到竟然跟他分在了一个班,他的眼神中显然也有惊讶,但此时我发现自己对他已经没有了当初淡淡的喜欢,我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。

进入新环境,接触新同学,一切都是那么新鲜。虽然我的学习成绩算不上名列前茅,但与同学相处都很融洽,包括几个跟社会上的人经常来往的女孩儿。

有一天,我看到她们神神秘秘地聊天,就凑过去。她们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:“打这个号码可以交友,你试试。”我从来不上网聊天,觉得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,聊得热火朝天挺傻的。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电话改变了我单纯的生活。

命运的改变有时是在一瞬间,当 14岁的萱萱接过那个电话号码时,她的命运就被改变了。

那是个交友电话,打通后按照电话中的提示一步步操作就行,最后电话会按照你的要求自动给你安排一个聊天对象。那个电话的费用很高,我父母每月要交五百多块钱的电话费,他们很生气,一怒之下就把电话停了。他们越是这样,我越跟他们作对,他们不让我在家打,我就到外面去打,到同学家打,那种感觉就跟很多人上网聊天一样,会上瘾。

第一个跟我聊天的人比我大15岁,那年他 29岁。我们聊了一段时间后就见面了,第一次见面我们只是简单地聊了几句,我并不讨厌他。

第二次约定见面那天恰好是圣诞节,我骗父母说要去找同学过节,但其实是去找他。吃完饭他说带我去他表弟家坐会儿,我没有拒绝。一进门,我就看到迎面墙上挂着一张女人的艺术照。我问他是谁,他说是他表弟的女朋友。

那天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,我不想回忆那天晚上的经历,我只记得他11点多就把我送到家了。我有个记日记的习惯,那天晚上的经历都被我详细地记在了日记里。没想到几天后我妈竟然偷看了我的日记。

那天我回到家,我妈让我坐在她面前。我看到桌上放着自己的日记本,明白了一切。我妈问了我很多问题:“一个女孩儿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?”“你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吗?”“你这样将来怎么办?”这些问题让我感觉自己已经不是个好孩子了,将来肯定没人要了。我没有回答那些问题,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,最后我只说了一句话:“你为什么要偷看我的日记?”我妈也火了,冲着我大声喊:“我是你妈,我有权看。”

像我们这个年龄的孩子跟父母是有代沟的,比如说我喜欢一个男同学,假如跟他们说了,他们就会对我说:“你还是个学生,要好好学习,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。”他们就是要把我的想法扼杀在摇篮中。其实我知道他们无论怎么说怎么做都是为了我好,但他们根本没想过我的想法,他们根本不了解我,我根本没法像书本里说的那样把他们当做朋友。

第二天,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家出走了。我在一个小学同学家住下,每天一早出门闲逛,饿了就随便买点东西吃,到了晚上就回到同学家睡觉。那几天很自由,但我心里却很难过,毕竟那是我第一次明目张胆地离家出走。说实话,那几天我最盼望的就是父母能赶快找到我,一周不回家我真的很想他们。

一周后的一天早上,我正在街上闲逛,突然感觉一辆车停在我身边,转身一看,原来是我父母。他们除了让我上车之外什么也没说,我心里很害怕,不知道回家后他们会怎样对我,会不会骂我。

那天回到家风平浪静,我洗了个澡,然后整整昏睡了一下午。晚上起来时,我发现所有亲戚都来了。我堂姐一把抱住我对我说:“你为什么要走?为什么让所有人都找不到你?你爸妈这些天都没上班,整天在街上找你。”那一刻我不停地流眼泪,从我妈跟我谈话,到他们找到我,这是我第一次流泪,那是后悔的泪水。

第二天,我开始不停地给那个男人打电话,他始终不接。我一刻不停地打,到第三天,他终于接电话了,只说了三个字:“我很忙。”然后就挂断了电话。我知道自己被他骗了,那房子就是他的家,而照片上那个女人就是他老婆。

一个电话让萱萱失去了女孩儿最宝贵的东西,甚至让她变成了离家出走的坏女孩儿,但是她没有就此放弃拨打那个电话。

其实离家出走并非解决父母和子女关系的唯一方法,幸好我没有走得太远,只是希望借此让我父母着急,从本意上讲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够找到我的。但这次出走还是让我父母有了很大改变,遇到什么事他们开始跟我商量了。

父母不再给我任何压力,我过了一段很平静的日子,每天按时上下学,放学后专心写作业,然后上床睡觉。但学习上的压力还是让我吃不消,为了减压,我又开始拨打那个电话。这次我认识了一个比我大 7岁的男孩儿———大伟。他父亲做生意,母亲是医生,他住在塘沽。我们聊得很投机,半个月后,我在电话里接受他做我男朋友。那段时间我们每天都会通电话,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,我很享受这种热恋和被疼爱的感觉。

通过电话聊了两三个月后,我们见面了。他瘦瘦高高的,眼睛大大的,是我喜欢的类型。那天他带我在塘沽逛了一天,我累得筋疲力尽。那天玩得太疯了,以至忘了时间,等他把我送到轻轨站时,最后一班轻轨已经走了。那天晚上他带我去了旅馆,我们发生了那种关系。从那以后他经常到市里来陪我,对我比以前更好了。他除了每天给我打电话,一打就是一两个小时外,他还格外迁就我,即便我找借口跟他吵架,他都不会跟我着急,还会不停地哄我。

跟他在一起那段时间我特别开心,有尊重我的父母,又有个体贴谦让我的男朋友,心情格外的好,我的学习成绩直线上升。同学们还经常以我为榜样,告诉他们的父母:“萱萱交男朋友了,她的学习成绩还提高了。”然而这样的亲密关系持续时间并不长,很快就被寒假打乱了。

放寒假时他从学校回到父母家住,他似乎并不愿意把我们的关系透露给他父母,虽然依然每天给我打电话,通话时间却越来越短,从以前的一两个小时变成了一两分钟,只是几句简单的问候他就匆匆挂断电话。我觉得自己很可怜,他把 99.999%的爱都给了父母,而我每天只是守着电话等待他施舍给我的 0.001%的爱。

半个月后,我给他打电话,我想问他:“我们的关系还要不要再继续下去?”那天他正好不在家,是他妈妈接的电话,她问我:“你是谁?”

我很平静地告诉她:“我是大伟的女朋友。”

没想到他妈妈更冷静,不紧不慢地对我说:“你们都在上学,应该以学业为重,不要离这种不三不四的事情太近了。”

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别人用不三不四来形容我们的关系,我们纯纯的感情就这样被亵渎了,我觉得再继续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。我跟他提分手那天离我们相识一周年还差 6天,我能看出他的神情很落寞。

一个月后他醉醺醺地给我打电话,他神志不清地说了一会儿话,我能听出他言外之意希望我们能够继续在一起,但我知道我们不能在一起,就果断地拒绝了他。从那以后他再也没给我打过电话。

很多人说:忘记一段感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始另一段感情。萱萱希望用这样的方式忘掉大伟,但结果却并不像她想的那么容易。

与大伟分手后,我又开始拨打那个电话号码,一个月后,我又认识了一个男朋友。跟大伟比起来,他言谈中透着成熟稳重。两周后我们见面了,他五官很端正,但并不阳光。我喜欢被他照顾的感觉,而我却不是他心目中完美的女孩儿,他说我没有电话中那么开朗外向。

临别时,他告诉我:“我们在一起不合适。”我开始在他面前流泪,希望用眼泪挽回他。分开后,我整晚都在给他发短信。我告诉他我很喜欢他,希望能跟他在一起,我觉得自己好像在乞求他爱我。坦白地说,我并不是那么喜欢他。之所以希望跟他在一起,只是刚刚离开大伟,自己的感情飘在空中,我很希望能够把它很快放在一个人身上。但是我失败了。

我马上又交了个28岁的男朋友。他很有钱,跟他在一起有一小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钱。只要我喜欢的东西,他会毫不犹豫地买给我。记得有一天我看到同学正在玩一部滑盖手机,我很喜欢。中午给他打电话时,我无意中告诉他自己很喜欢同学的滑盖手机。

晚上放学走出校门,我发现他正在校门口等我。看到我出来,他马上从包里拿出两个一模一样的滑盖手机,并把其中一个递给我:“我买了两个,咱们可以用一样的。”

他虽然很有钱,却很霸道,似乎我花他的钱就要完全听他的。他经常无缘无故地冲我发脾气,有时我用的小灵通信号不好,他就会在那头冲我大喊大叫:“你要是信号再不好就别说了!我挂了!”又不是我让信号不好的,干吗跟我着急啊?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就像他的奴隶。

那段时间我的一个好朋友突然变了,她以前是个特别纯的女孩儿,后来她认识了一个有钱的男人,那个男人为她花钱,而她似乎也为钱变了。她很像出卖自己的女人,和男人发生关系换取金钱。我突然感觉她好像在走我的老路,只是我还没有像她那样陷得那么深。我决定不再做他的奴隶。

他每天都很忙,通常很晚才给我打电话。我开始经常很晚拨打那个号码,让他在打电话时始终听到的是占线的声音,这样他就找不到我了。他没有到学校找我,这也是在我意料之中的,他曾经对我说过:“我有钱可以得到一切,所以我身边并不缺少女人。”而我只是他感到新鲜的其中一个女人而已,没有我,他可以用钱继续找到更新鲜的女人。

与他分手后,我不再拨打那个电话,每天按时上下学。以前的我活得太累了,我用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换了几段青涩的感情。有时人走错了一步,有些东西就再也无法挽回了,后悔都来不及了。

【后话】十七岁的放纵